企业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心中有往事可追忆时, 最易饮茶



心中有往事可追忆时, 最易饮茶

发布时间:


景德镇的青花瓷,白居易的小红泥。红梅上的雪瓣沾了蕊,景迈山的茶叶离了枝。而我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季,画了副煮茗图,上头还题了诗。古城,故道。隆冬的洛阳,已是天寒地冻,黑压压的低空似要将雪抛下来。幽山,静林。几间屋舍错落地嵌着,勾角飞檐,描梁画栋。精致却不奢华,典雅却不浮夸。门里,堂前。入鼻是满屋醉人的酒香,入目是一个悠闲的老头儿。那老头儿也没着锦帽貂裘,只披了件鹅毛软袄。此时正围着一个红泥小火炉,炉上是热好的新酒。酒热好也不曾吃,只望着远处沉思。想是那刘十九今晚不能赴约了,只剩下这不会邀月的老头儿一个人对酒说寂寞。我于风中门外,月下窗前,拱手遥语:“香山居士,某欲作《煮茗图》,特来借公这热酒的炉。”乐天闻言洒然一笑:“此炉当烹茶。君可带去。”大雪初霁,天下皆白。又有红梅点缀这琉璃世界,梵音洗涤这裹素乾坤。栊翠庵的花草早已凋零殆尽,唯独这些红梅冒雪开得越发的盛,在这苍茫大地上,更显得好看。庵内清净,只有诵经声或者棋子落盘声。止步槛内者,轻呼槛外人:“妙玉真人,在下欲作《煮茗图》,特来借仙子那梅上的雪。”妙玉闻言略一沉吟:“此雪当烹茶。公子可折去。”又辗转到景德镇,取一套青花瓷。北漠铁骑没有踏碎这些素胚勾勒的细腻青花,也没有践坏那些千年神火的通明窑口。反而把蒙古的豪放一并烧进了这江南柔情里。再跋涉到景迈山,摘一篓古树叶。西南边陲几千年的更替,无数代的繁衍,这些古茶树依然枝繁叶茂,生机盎然。怕是只有那年轮里密密麻麻的沧桑气息才能彰显出她的久远。我把古物带到今,回来时正好下着你喜欢的雨。诸物俱备,连天时都齐,最后却独缺了你。我独自煮好了茶,偏斟了两杯。对(du)饮时,茶水尚未沾唇,画面就定了格。景德镇的青花瓷,白居易的小红泥。红梅上的雪瓣沾了蕊,景迈山的茶叶离了枝。而我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季,画了副煮茗图,上头还题了诗。而有一处留白,本是你的位置。文/习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