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首页 > 人力资源 > 这个夏天 来一次峨眉山水与茶的美丽邂逅



这个夏天 来一次峨眉山水与茶的美丽邂逅

发布时间:


《红楼梦》,第四十一回,栊翠庵茶品梅花雪。说的是贾母带着刘姥姥及小姐太太一干人等,到妙玉所在的栊翠庵喝茶一事。想那妙玉纵是清高,遇上贾府里至高无上的当家人也要放下架子的,忙去烹了茶,用了极其讲究的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,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盅,捧与贾母。茶当然是好茶,极投贾母脾气的老君眉,连泡茶的水也不一般,旧年蠲的雨水。我不知旧年积攒的雨水到底好在何处,现在谁会用雨水泡茶呢?我倒是尝过雨水的,年幼时母亲喜欢在下雨天里用桶接了檐下的雨水,烧饭,泡茶,说那是天水,好着呢。果然妙玉招待黛玉、宝钗的体己茶就是雪水煮出来的,茶具是更为稀罕的古玩奇珍,宝玉用的便是妙玉平时喝茶的绿玉斗。只是这三位并不识得妙玉冷漠外表下的如火热情和那一杯清香茶饮,连冰雪聪明的黛玉亦天真地问: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而遭了妙玉的冷笑,道:“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,总舍不得吃……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(指茶味不凡,轻飙浮云之美),如何吃得?”呵呵,刚才那般恭敬地捧给贾母的雨水煮的茶,竟是妙玉瞧不上眼的。读到这里,我仿佛见到姑苏城外,那一片静穆古寺之中的香雪海,孤高自傲的妙玉正顶着寒风,用她那只鬼脸青的花瓮精心收集一朵朵梅花上的积雪。那花与雪中有她的情与希望,那贮藏了一瓮埋在地下的梅花雪间,有她的爱与寄托,随着一缕缕茶香,缓缓释放出来,只可惜怡红公子哪里识得槛外人的真正心事。一个是枉自嗟叹,一个是空劳牵挂,这彷徨于俗世之外的妙玉,不也在情天恨海里艰难泅渡么?生活于今天的浮躁世界里,想要学古人去喝梅花上的雪煮出来的茶,做梦吧。不过,如乡贤郑板桥写过的“寒窗里,烹茶扫雪,一碗读书灯”,却是不难,而且非常优雅写意,情趣盎然。窗外雪花飞舞,扫上一盆来烧茶岂不是好?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嗖嗖欲作松风鸣”,炉上茶水初沸,茶香四溢,这读书人就着一碗如豆青灯苦读,沉醉于书本之中乐而忘返,哪里还记得现实世界里的雪与茶。